书袋熊 > 诡秘聊天室 > 第十八章:父亲(求收藏!求推荐票!)

第十八章:父亲(求收藏!求推荐票!)

    大学门卫是个清闲的工作,平日也非常枯燥。

    当然有个前提是,你不姓秦,也不能姓董。

    章光北显然姓章,所以他真的很清闲,日子也过得真的枯燥。

    今年已经五十六岁的他,妻子早亡,膝下只有一个独子。

    儿子是他唯一的骄傲。

    三年前,儿子章家明在一所名牌大学毕业之后,很争气地于一家在整个江南区都鼎鼎有名的网翼公司任职,月薪颇高。

    周边无论是哪家的街坊和亲戚,都夸他儿子长出息了,说老章苦熬多年终于可以退休享清福了。

    但章光北也是个闲不下来的性子,便托熟人给他找了个清闲能打发时间的工作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成这家大学的门卫。

    平日里他除了按时完成门卫的工作之外,剩下的空闲时间可就太多了,尤其值晚班,那更是闲出花儿来。

    章光北也是与时俱进,学会了用智能手机,还玩得还挺溜,一来二去,便跟年轻人一般,靠着看小说和看剧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除了儿子不在身边,偶尔会不觉生出几分孤独外,章光北觉得自己这辈子活成这样也算不好不坏了,没什么不满足的,所以也是整天乐呵呵的。

    但今天显然有些不同寻常,章光北从早上开始,就显得有些魂不守舍的,一有空闲,就不停地瞅着手机,显然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“滴滴滴!”

    手机弹出一条消息。

    章光北连忙拿过来一看。

    黄毛:“@大丽花@锤子你们俩赶紧通关游戏啊!”

    又是这个臭小子,章光北无名火起,竖起一阳指,在智能机的触屏键盘戳了起来,打字速度却也不慢。

    锤子:“你们这些骗子别想从我这里搞到一分钱!滚犊子!”

    打完字之后,直接忽略掉黄毛后续的骂骂咧咧,退出了聊天群界面。

    然后章光北又打开了微信,看向了今天看了不止一遍的一条朋友圈。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没做过任何坏事,每天都有很认真地在工作,也很认真地对待生活了,可是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那是他儿子发的朋友圈,发送时间大概是在昨晚深夜凌晨三四点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一向神经粗大的章光北,看着这些文字,心里莫名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章光北是个急性子,中午时实在憋不住,给儿子打了好几通电话,一直到晚上的现在,都显示无人接听,也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起,前段时间,儿子偶然一次和自己的通话中,似乎不经意地问起过老家的房子现在作价几何。

    当时的章光北没甚在意,直接说问那么多干嘛,自己也不清楚,不过老家地处位置不算一线城区,价格也高不了哪里去。

    儿子闻言也没再多问,含糊两句就扯开话题了。

    当时的章光北没想太多,现在仔细一琢磨,儿子这是遇到点难事了?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他在手机联系人里找到了一个名字,小李。

    小李的父辈是和章光北同一条村子出来的,勉强算有点沾亲带故。

    有次和儿子回老家走亲戚时,听说了这个小张和章家明同样是在那家叫网什么的大公司上班,还大小是个小管理层。

    当时的章光北便挺高兴地问对方要了个电话,要他帮忙照顾一下自家儿子,却发现了对方充满敷衍的意味,以及自己儿子尴尬无比的表情。

    尽管章光北不懂亲戚间的互帮互助有什么好丢人的,但即便再粗心的父亲,都不难读懂自己孩子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知道儿子不喜欢,便从来没有联系过这个小李,即便章光北很想知道儿子在外的生活情况。

    但此时他也顾不上其他了,直接拨打了这个电话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他挂掉了电话沉默了许久。

    在电话里,小李告诉他,章家明早在一年半前,就被公司辞退了……

    章光北有些颤抖地对照着写在纸条上的一串号码,拨打起另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那是小李给他的,据说是在公司时和章家明最为亲近的一位同事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喂,你好,你好,我是家明的爸爸。”

    对方显然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啊?是章叔叔啊?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想和你打听一下,就是家明的近况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对方显然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,他……他什么都没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!原来是这样……”说到这,电话另外一头的年轻人似乎也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叔叔,家明的近况……据我所知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他之前因为工作上的过失,被公司辞退之后,听说和别人合伙创业,最后也好像没做成,赔了个底朝天。据说女朋友也因此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!叔叔!还有个事情。前两天,家明来找过我,说是房东装修,想要在我家借住一段时间,但……其实……我是和女朋友合租的,所以也不太方便……唉,家明应该也挺难的,我本以为他已经回家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