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袋熊 > 遗民传奇 > 十六章 再度重伤

十六章 再度重伤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来到这城堡里都已经快一年了,但不管是娜扎小姐,亦或是科多老头,还是说经常跟在娜扎小姐身后的古德先生都没有出现过一次,也没有哪一个管事的人出来和年鱼儿打个照面。

    就连服侍在年鱼儿身边的侍女丘云都觉得有点奇怪,没人来管,没人来问,甚至可以让年鱼儿在这个古堡里随便逛,只是一些需要特殊权限的地方无法涉及。

    这一年,看书,练字,让歌尔哈迪先生复查身体,然后再和侍女丘云随便聊上点不痛不痒的话,大概就是这样过的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平淡如水,甚至比水还淡上一些,就像那没有了味道的盐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的书籍很多,涉面很广,记录的新奇事物也不少,但这些都是书上记录的,他并没有亲眼目睹过,一开始还觉得新异,可是随之时间的推移,他已经觉得这里的书变得枯燥了,他开始觉得自己看的书已经不是书了,而是一堆记录了文字的纸张。

    “丘云,你觉得生活,其实就是生在世上所以就要活着下去是吗?”

    年鱼儿躺在了果多拉的树杈上,一只手抓着咬了一口的果实,口齿不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为了延续生命的意义吖。”丘云站在树下,抬起头看着年鱼儿微微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生活,也就是生命意义对于那些自寻短见的岂不是多此一举了,那凭什么又要赐予那些人强壮的四肢,健康的身躯呢?既然是为了延续生命的意义,那如果失去了自由,终日望着可以以假乱真的天空,却无法呼吸到一口来自外面世界的空气,仅只是为了生存,那也是可以忍受的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呢,毕竟死亡是一个令人恐惧的词语,哪怕不认识字的人在它的面前,也会禁不住的颤抖的吧。能安稳的活下去,就已经是很满足的呢,因为呼吸到的空气,吃到嘴里的食物都一样是来自在这个世界上的,哪怕只是这样,就足以让人羡慕了。”

    当丘云说完这话后,她才发现原来刚才在说话的时候年鱼儿一直在望着她的眼睛,她此刻才发现的呢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比书上记录的还要大,地图上的迷雾还有很多位置没有被掀开,那异国多彩的风情,飘香美味的佳肴,婀娜多姿的舞蹈,宏伟壮观的建筑,你真的都不想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年鱼儿望回树上的枝桠,然后双手作了一个很大的圆,比划着说道。

    而丘云只是手掩着嘴轻轻的笑了,她手遮挡了一下有点刺眼的阳光,今天好像要比以往的太阳还要灿烂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,丘云?”

    年鱼儿回过头,看着正小声的笑着的侍女丘云,然后忽然间就莫名的想起了艾娜,那个金发的女孩,好像记忆之中没见她真的开怀的笑过。

    此刻年鱼儿的表情看起来略有些惆怅,而在丘云看来,年鱼儿此刻应该在思虑着远方。

    “年先生,你真的很适合去做一个云游四海的游人呢。”

    丘云认真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丘云最想要做的是什么事情呢?”

    年鱼儿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奴婢没有想做的事,只有该做和不该做,能做和不能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侍女丘云恭恭敬敬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有自己想法的奴婢可不是一件好的事情,在摩尔多纳里,只有绝对的服从的人才是值得赞赏。”

    一袭轻装的龙泽从门外走了进来,声音平淡而有距离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一个别具一格的女婢,身材看来也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丘云的脸色忽然间就有点不好了,而年鱼儿则是抢在丘云说话的先头,语气也说不上是友善。

    “喔?先入为主?那你是准备来打架的吗?”

    “先入为主?哈哈哈哈!难得有个笑话,打架的事情先放一边,容我再笑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龙泽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着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龙泽少爷。”

    丘云终于找到一个能说话的空隙,运气十分的庄重,随后深深的行了一个鞠礼。

    龙泽挥了挥手,然后用不蔑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自行去找伯尔管家,说明缘由,让他给你另作个安排。我不大喜欢看见像你这样有个性的奴仆。”

    虽然从丘云的话语中摸到了一点的端由,但科多曾经说过:退缩虽然能暂时的明哲保身,可是也不会帮你解决困难,但却会给你看清事物真相的瞬间。

    很明显,在这一刻,年鱼儿是直接忽略了最后的那一小句话了,他从树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看来你是存心来找茬了!”

    龙泽的话只是让丘云感到遗憾,而年鱼儿挑衅的话却是让丘云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龙泽可是荒堡未来的继承人,而荒堡则是摩尔多纳的控制中心啊!

    “年先生,请您收回刚刚的话,并向龙泽少爷赔礼道歉!”

    丘云神色低沉阴暗,语气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的一声炸响。

    龙泽收回了手,语气依旧轻淡而有距离。

    “多事!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