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袋熊 > 遗民传奇 > 十九章 你好,青竹

十九章 你好,青竹

    年鱼儿俯下身子,一下便把那个脏兮兮的小女孩抱了起来,她的身上确实是有点脏,还有一股挥之不去的酸馊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你指个方向吧,我跟你去看一下你的母亲,如果你说得是真的,我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愣了一下,她望着眼前的这个灰发青年,竟然有点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随后她才开始反应过来,听到了眼前的这个大哥哥这样说,那个小女孩“哇”的一下就大声哭了起来,这把四周的人都顿时的吓了一跳,当然这也包括年鱼儿。

    可是,哪怕是这样,这个小女孩说得话很有可能是假的。

    因为在堪尔拉这个城市,有一个被视为神圣的规定:

    凡堪尔拉合法居民,在其直系三代之内有一人为国家服役,皆可免除三分之一的赋税,有二人服役,可免除三分之二的赋税,有三人服役,免除所有赋税。如有烈士,则免除该户十年的税收。(该税收政策商贾除外)。

    国家有义务为其服役人员的家庭提供医疗保障,所有的基本诊费只需自付三分之二,如无力承担剩余三分之一的费用,可视情况申请国家减免,但需延长服役。

    这便是堪尔拉特有的魅力所在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,堪尔拉是不接纳外来流浪汉,以及乞丐的,凡没有身份的无业人士皆会受到驱逐。

    但原本是堪尔拉的居民由于落魄而导致的,并不算是外来,所以不会被驱赶。

    因此,只要是堪尔拉合法的居民,基本都不会忧愁诊费问题,除非得的是不治之症或者所需的药物价格过于高昂。

    跟随着小女孩的指引,很快就脱离了密集的人流,左穿右插的穿过了几条人迹稀少的狭窄巷子,一斑斑翡绿色的苔藓也开始随意的附着在,斑驳了的墙体上,潮凉的气息弥漫在四周,却又不可见,惹得鸡皮疙瘩都微微泛起。

    一段路程后,小女孩指着前面一间一米多高的小破木屋,充满期望的望着年鱼儿的眼睛,但她的眼睛却红的都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来到房子前,却还是忍不住的皱了皱鼻,虽然还隔着一个门,但却还依稀能嗅到这小破木屋混杂着的,一些家畜的味道,年鱼儿最后还是俯下身子去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青竹你回来了,那边的桌子上还有一个地瓜,是陈伯中午带过来的,我已经吃过了,你去把它吃了吧。母亲的病情好像变得更加糟糕了,如果实在不行的话,也就只能是用那个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有个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,他背对着年鱼儿,正细心的照料着陷入了昏睡的妇人,声音里夹着毫不掩饰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你好,能借过一下吗,这里实在是太狭窄了。”

    年鱼儿拍了拍那个男孩的肩膀,示意让他腾出一点位置,温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青竹!这,这是!?”男孩的声音忽然就激动了。

    “嗯!哥哥,这位大人是来帮助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青竹抹去了眼角上的泪花,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年鱼儿将手背放在妇人的额头上,然后往下探了下她的脖子里的脉搏。

    年鱼儿叹了口气,他也弄不清楚这病是什么,但毋须质疑的是。病得是挺重。

    年鱼儿来到几块木板简易拼凑起来的床边,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这个已经奄奄一息了的妇人扶了起来,随后对着紧张的站在一旁的两兄妹平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,谁能过来帮我一把,这个房子有点太狭窄了,我不太好转身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青竹两兄妹便速度的过来帮忙,紧张,小心翼翼的托着病重的母亲,然后好不容易的跟随着大哥哥的指引,将患病的母亲搭上去大哥哥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但谁知年鱼儿这才将病重的妇人刚刚扶上了后背,她却在昏迷之中不小心的呛了一下,然后一大口污浊的浊物便吐在了年鱼儿后背的衣物上,散发着阵阵难闻的恶臭,令人禁不住的作呕。

    看见这个状况,青竹一下子就哭了,她一边用自己的肮脏的衣袖擦拭着年鱼儿后背上的呕吐物,一边难过的哭着乞求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,先生,先生对不起!我母亲她绝对不是故意的,我求求你不要生气,不要因为嫌弃而把我的母亲放下,不要把你的怜悯从我们的身上拿开,求你了。对不起,先生!真的对不起,我愿意帮先生洗一辈子的衣服,求求不不要放弃我们。哇~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