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袋熊 > 遗民传奇 > 二十章 带着厄运的年鱼儿

二十章 带着厄运的年鱼儿

    “先生,先生,你到堪尔拉是为了做什么大事情吗?”青竹迈着短小的步伐,紧紧的跟着年鱼儿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嗯,是为了一个对哥哥很重要的人。”

    年鱼儿望着前方,一副平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喔,对了,小青竹,你知道这内城里哪里有好一点的房子售卖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哇,先生要在这内城买房子吗?很贵的诶。像普通的家庭可是一辈子都买不起呢。”

    青竹瞪大了眼睛吃惊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先生一眼看起来就不是一般人。“

    青竹哧哧的边笑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据说能在内城里居住的人,基本都是达官显贵哦,蒽,好像还有另外一部分是受到国家授勋的人。不过里面的房子真的是超贵,超贵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有多贵呢?”年鱼儿打趣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,那个,我听说呀,内城里的旅馆都是好几十个银币一晚呢!买下一间普通的住宅,好像听说要上千金币呢。这内城里毕竟都是身份的象征。”

    青竹一边做着夸张的手势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当她知道年鱼儿要在内城里购买住宅的时候,她的眼里就兴奋的冒着小星星,这可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情啊。

    但是年鱼儿却骤然的停下了脚步,他转过头望着青竹兴奋的样子,有点灿灿的,有些难为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咳。那,外城的呢?”

    “额,听说好像是三百金币左右。”

    看着年鱼儿的窘样,她明白了,但青竹还是禁不住的偷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,还有没有更便宜点的。”掂量了一下自身的钱袋,年鱼儿是叹了口后才把这句话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在外城,平民区与贫民窟交界的地方,位置略偏,但起码相对环境较为安静。但年鱼儿最后还是花掉了三个紫晶币,换算下来等同是三十个金币,用来购买下了这一处带着庭院的二层阁楼,庭院内的一角,还有一口不大的清澈的水井,石砌的水井边上还生长着一棵散发着浅浅味道的木棉树,正是开花的时节,红彤彤如同火焰般的花朵,无声息的宣告着这个季节里的灿烂。

    “哇!先生,先生,我好喜欢这里呀,我以后能经常来这里来看你吗?”

    青竹兴奋的从地上拾起了一朵火红色的木棉花,嗅了一下,欣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的话,还可以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,这个地方也算宽敞了。”

    年鱼儿温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真的是太好了,你这个庭院那么空旷,那我以后常来,多给你多种点花,等春天一来就会开得很灿烂很灿烂的那种,而且花香也要很好闻很好闻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青竹笑得眼睛都弯成月牙了。

    “那夏天,秋天,和冬天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?”青竹疑惑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花都在春季开完了,那夏天,秋天,和冬天岂不是太孤独了。”

    年鱼儿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可我就喜欢春天。”青竹瘪了一下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啊,哥哥在明年的春季就够年纪去应征服役了。而且呐,我的出生的时候也是恰巧在春季哦。”

    青竹嘻嘻的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那可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年鱼儿也跟着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呐,先生,我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喔。”青竹神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今天也正好是我的生日呃,而且能在这个时候遇到先生您,简直就是我此生无比高兴的幸运日。今天可是我有史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由于身高的差距,青竹只能充满感激的着朝年鱼儿的大腿抱了过去。

    抚摸着青竹那乱糟糟得,都开始有些打结了的头发,年鱼儿弯下腰微笑着温和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青竹,我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能遇到先生,真的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青竹低喃的说着,开心得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换了套干净的衣服,年鱼儿邀青竹一同吃了顿丰盛的晚餐。然后等到日落的时候,两人才相互告别,各自归去。

    橘红色的巨大的落日悬挂在低矮的地平线上,风吹过,火红的木棉花掉落,就落在青石块堆砌起来的井口边,那正搓洗着衣服的年鱼儿的脚边,只是如此的好景,他却没心欣赏,只因为他的一个没留意,手上的衣服就发出了“嘶啦”的一声作响,还在搓洗着的衣服便在不经意间,被撕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。

    眼睁睁的看着衣服上被撕裂的口子,最后还只能是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,然后年鱼儿看了看身上这套已经有些灰白了的衣服,他一拍额头,看来明日儿是时候该换置一几套新的了,蒽,顺便也给那那两个小家伙也添置一些。

    夜幕已经来临,这一夜的月亮格外的皎洁,夜空因此也显得越加的空旷,月光如乳,挥洒在堪尔拉的每一个角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