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袋熊 > 遗民传奇 > 三十一章 牢笼

三十一章 牢笼

    明晃晃的魔法灯轻轻的在摇曳着,不时传来的鞭打声,一盆盆肮脏的冷水倾盆而下的声音,和一声,两声,几声的痛苦低吟为这铁杆围栏起的世界增添了许多压抑的气氛。

    那摇曳的魔法灯是那么的明亮,但是却照不全这铁栏世界里的所有阴影。

    碳火上的烙铁烧得通红,还有几根牢卒私自带来的烧烤叉,那烧烤叉上的肉在滴着油,不小心落在那通红的烙铁上,滋的一下,腾出了一簇火焰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一个牢卒敢去将肉取下来,他们低着头,忐忑而又恭敬的站在了曳墨面前。

    “吃啊?怎么不吃了?“

    曳墨一说话,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头,我们不敢了。“

    几个牢卒相互看了一下,想到牢头平日对人也不薄,于是最后有人心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,现在知道不敢了?那我不在的时候怎么什么都敢了?“

    曳墨恼火的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不是,头,你看看我们这七八个弟兄守着的这个黑发的家伙,先不说那拳头粗的铁链,你就看他的肋骨胸膛都被锁上了的锥魔鎏,你觉得还有什么人能逃得掉,就连那个廊邢族的高级恶魔都走不掉,这个假魔鬼更加是不可能。“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头,你就先消消气,等休假了我们每人都请你喝顿酒。“

    牢卒们纷纷开口示弱求放过道。

    “唉,算了。你们都认真点,毕竟这事情上面很重视。等明天把这个假魔鬼送去了圣栏,哥们几个就都休个假,去放松下。“

    曳墨叹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头!我爱死你了,来来来,这个鸡腿肉多,给你吃。“

    牢卒们纷纷高兴的叫喝道。

    底端的囚牢内,年鱼儿一头的黑发凌乱不堪,带着一块块凝结了的血块被随意的披在了肩膀上,他的上衣早被撕裂,一副锥魔鎏就如同两只拥有锋利长脚的蜘蛛,深深的镶进了他的肋骨之中,连接着他体内的筋脉,而锥魔鎏中央的毒素,正在通过这些锋利的长脚不断的麻痹着他的神经,这让年鱼儿的意识一直都无法凝聚起来,他也无法告知疼痛与时间的流逝,只能一直都在深度昏迷的状态中沉睡。

    “这群好小子,居然还带了点酒水进来。真的是胆子越来越大了,看休假后老子要怎么灌倒他们。“

    曳墨在解着小号,还顺带打了个颤。

    解决完小号的曳墨回到了狱中,他直往牢狱的底端而去。

    “哎,头,你的鸡腿还没吃完呢!“

    牢卒对着他大声的喊。

    “特么的都给老子安静点,别整天鬼哭狼嚎的。“

    这牢卒还顺带敲了下前方关押着其它犯人的牢笼,对他们发出了一声警告。

    “哎,王五,你有没有发现头的脸色貌似有点不对啊?好像是太过阴沉了。“

    这牢卒碰了下他旁边的同事。

    “喏,你看他左边的裤脚都湿了一片,估计是前阵子太放荡了,现在一下子就软了,所以才导致他此刻的脸色如此阴沉。唉,年少敢和风比高,后来不敢放松手啊。“

    “放松手什么意思?“

    这牢卒不解,问。

    “家伙都软了,这一放松手,不就尿一腿了嘛。哈哈哈哈哈哈。“

    “哎,这话可别和头说,不然可是要挨耳光的。“

    牢卒王五又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安然无事的经过数个魔法装置的扫核,曳墨一路走到牢狱底端,然后打开了那间关押着黑发魔鬼的牢房。

    在天宁族的所有人看来,黑发就是一种不详的象征。

    曳墨的眼神有点溃散,也许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,但是他手上的动作却像轻车熟路一般,连贯而又轻巧的将锥魔鎏中间储放毒液的空格打了开来,将里面的毒液排放干净,然后又从禁闭的口中取出了一小袋不明液体,接着灌输了进去,随后双目无神的曳墨将那个液体的包装放入了口中,咀嚼了一下,然后吞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即他带着一身酒气回到了自己舒适的座位,刚坐下,便瘫坐成了一团,呼呼的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而这一夜,堪尔拉全城都在沸腾,喧哗和热闹中度过。

    “明天正午,双黑发魔鬼对战厮杀将在圣栏进行,旧魔鬼!新魔鬼!谁将是幸存者!我们真的需要留下幸存的魔鬼吗?“

    第二天快要接近正午的时候,东坊兽行这边已经人满为患,但强壮的护卫以及各种华丽的马车依旧将潮水一般的人流,硬生生的隔出了一条贵族们的专属通道,这其中致残了多少人便无从考证了。

    而蒙特一家,早早的便带着青竹一同蹭上了柳兰李家的马车,顺利而畅通的进入了圣栏之中。

    这斗兽场明明是血腥之地,却被冠以一个“圣“字,这其中,大概是因为这里曾处死过许多黑发的恶魔而得来的缘由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偌大的兽斗城,青竹的心中升起了一股苦味。

    现在就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跟随在蒙特的身后,轻易的便穿过了拥挤的人群,在众多羡慕与嫉妒的眼神中,进入了柳家这种贵族才有资格拥有的独立包厢。

    柳兰李只是对着青竹微微一笑,不痛不痒的礼貌的寒暄了几句后,便开始对着蒙特笑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据说这次的魔鬼实力不容小瞧,他们的意图居然是要刺杀我们伟大的国王!他已经是成为了堪尔拉里的每一个骑士的公敌!”

    蒙特有些愤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根据最近数年的资料显示,貌似这些魔鬼出现的频率是越来越频繁了。这可不是一个太好的征兆。”

    柳兰李说出了自己了解到的看法。

    但是嫉恶如仇的蒙特却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管他有多少!来多少我们就杀多少!再强大的恶魔在圣栏里还不是被我们消遣的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知道这圣栏中囚禁的那个名为枭的魔鬼,我们付出了多少位大名以上的强者才将他抓拿的?”

    柳兰李微微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九名!那次围剿的行动中一共出动了二十三位大名以上的强者,虽然有点失风范,但事实上却是通过了数番的车轮战后,才将损失控制到了最小。。”

    蒙特的脸色有点灰白,毕竟官方可不是这样的说法。但他对柳兰李的说法深信不疑,并且还会对此守口如瓶。

    柳兰李看着蒙特,他坦然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