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袋熊 > 遗民传奇 > 四十章 非君

四十章 非君

    “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句话,在年鱼儿心中不断的回荡着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天空中的夏日高悬,但他的内心却是宛若冰川,那里,凝固了一些不一样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在自身利益的面前,一切都是廉价的。”

    依稀记得,那个人曾经说过这样的话,但是她却没有遵守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来了,你却不在了。你那雪莉酒背后的故事,还会有别人知道吗?要不你再等我一下,让我来做你最忠心的听众。”

    “鱼儿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落樱觉得年鱼儿的状态有点不对,她不太喜欢他现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想到了一些不太愉悦的往事。我们沿着这溪流走一下吧,纯属当散个心。”

    “呃。”

    溪流沿岸的土地上,绿油油的长长的青草就如同绿色的波流,在年鱼儿以及落樱的膝盖下泛漾,青草的气息,有股不一样的芳香,让人的心中渐渐的安宁。

    前方溪流的空旷地上,好像看见些依稀车影,貌似是一个在此休息的商队。

    落樱有点兴奋,她好些日子没看见过别的人类了。

    她抓起年鱼儿的手,一路的小跑过去,

    而年鱼儿,他的心中却带着点疑惑。

    这个地域,已经距离迷雾之地很近了,还有谁会来到这种地方做生意?

    但是当他们越发走近的时候,年鱼儿的警惕性一下子就提起来了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,奇怪的却是很稀薄。

    年鱼儿一把抓住落樱的手,在落樱不解的眼神中,将她整个人拉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!”

    “啵”的一下,落樱踮起了脚,吻了年鱼儿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年鱼儿愣了愣,他有点气恼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吻你啊!你们男的不是都喜欢说这样说的吗?”

    落樱此刻略有点呆懵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,吻我。”

    “呃!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年鱼儿相当的无言,此刻他的心意一动,眼睛就变成了猩红色。

    对于眼前的一切,似乎更加的敏感了。

    “很紧我了。”

    年鱼儿抓紧了落樱的手。

    数十架马车东倒西歪的倒在了地上,那车上的货物散落一地,显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“有点奇怪。”

    落樱躲在年鱼儿的身后,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奇怪。”

    年鱼儿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连一个人都没有?”

    落樱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目之所及,确实是连一个人,一匹马的尸首都不曾见到。

    只有轻轻的风,夹带着青草的气息,微微的吹过。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奇怪,这不是还有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倒下的马车后,一个声音突兀的出现。

    这让年鱼儿感到异常的意外。

    他依旧将落樱放在了身后,他们一起绕过了一架倒下的马车,一同去寻找那个声音的来源。

    原来只是一个在玩着解密棋盘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落樱正松了口气,还好不是什么妖魔鬼怪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里算上你,一共是三个人才对吧?数字都算不好,你真的能将这个棋盘拼凑得完整?”

    落樱有点气恼,大白天的不要一惊一乍的吓人,她刚要从年鱼儿身后走出来,却被年鱼儿一手塞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想你是误会了,我不是,他也不是,这里只有你自己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一头银丝在随着威风轻轻飘动,他低着头,并没有看向年鱼儿和落樱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年鱼儿问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是什么,但你还不一定知道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那个小男孩抬起了头,望了年鱼儿一眼,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眼中只有一整片的眼白,没有眼珠。

    落樱被这孩子奇怪的眼睛吓了一跳,但她却还是胆大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的名字叫鱼儿,那你的名字呢?”

    “喔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应了一声后,低下头继续对那棋盘进行解密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