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袋熊 > 遗民传奇 > 第五章 离舱

第五章 离舱

    时间如同微不可闻的风,一遍又一遍的吹拂了整片大地却无人惊觉它的逝去。

    当第三个培养舱终于因为营养液干涸而被强制性唤醒打开后,才露出一个拥有着一头浓密黑色头发的亚裔黄肤少年,他黑色的眼珠如同黑洞一般不见底的深邃。

    “看来特罗伊斯特还是偏爱你多一些,是吧年鱼儿?”

    刚出培养舱的黑发少年缓缓的抬起头望向说出这话的来源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躲藏在角落里的阴影,若不是仔细看,真的难以发现那里站了一个人,这是一个非裔的黑色人种,也是一个少年,但却格外的强壮,最大的亮点大概就是他留的一个光头。

    “特罗伊斯是谁?年鱼儿是我的名字吗?”亚裔黄肤少年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特罗伊斯就是睡在船舱外地下的酒鬼,他把狐狸血制成的营养液全灌进你的舱里了。这就是我们两个干等你四个月的原因。至于年鱼儿这个名字,在你的舱上不是有铭刻么?”

    黑色的小伙有些脾气。

    年鱼儿回首寻了一下,轻易的便在舱顶处找到了一块金属铭牌。

    “名:鱼儿,姓:年。父系基因采自赛特号舰长年道,母系基因采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清澈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真没礼貌,在女士面前还要这般赤裸着身体吗?”

    从通道走进来一个金发的女孩,尖鼻子,削长的下巴,白色的肌肤跟个瓷娃娃有几分相似,她的手中抓个一个啃了几口的水果。

    年鱼儿把黑色的长发往边上撩了一下,望了一眼金发女孩,轻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年鱼儿。”

    金发碧眼的女孩愣了愣,然后咯咯咯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名字,我叫艾娜,但你应该称呼我为……”

    有意的顿了顿,她才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!”

    那艾娜继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边那个长得跟影子一样的家伙是个臭脾气,他的名字是……”

    艾娜还没说出口,那个黑人小伙便急躁的喊到。

    “艾娜,艾娜,你别说,让他自己问。”

    于是艾娜,只是笑了笑,她转身离开并没有接着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年鱼儿也走下了培养舱的台阶,看了一下角落里的阴影后,笑了笑,也往通道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!哎,哎!年鱼儿你还没问我名字!!哎!”

    黑人看起来比年鱼儿要高出一截,但心态确实有些幼稚了。

    “培养舱上不是有铭牌吗?另,你手上的玻璃球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后,年鱼儿的身影就差不多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肯定好看,这个是从那狐狸皮囊里拆下来的,法克!这都哪跟哪了?几个世纪前人类搞种族歧视,现在我们都成濒危动物了还要搞这个啊,你们这些人累不累。”

    黑人小伙交叉着手,气呼呼的用头撞了一下墙壁。

    船舱外风在起,尘土飞扬,迷迷蒙蒙一片。

    船舱里,年鱼儿依旧是一头黑色的长发,服饰是参考本土人类而定做的,看起来有些修身,也显得他的身材略瘦。

    坐在他正对面的就是那个黑人,他的名字是路德金,这是年鱼儿在培养舱的铭牌上看到的。

    三人中路德金的培养舱里的营养液是第一个干涸的,比艾娜早三个月。也就是说他一个人孤独了三个月,这三个月除了罗伊斯特的尸体之外,就还有那只狐狸的尸体了。

    在这孤独的几个月里,路德金翻看了罗伊特斯的笔记,然后对这块湮灭之地作出了一些总结,孤独的他只是根据这些笔记中的一些可能性,便大胆的去踏入了这块湮灭之地,然而事实证明,他有很大的可能是对的,因为他还活着就是这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“路德金,你让我们喝这个?”

    年鱼儿嗅了嗅杯中的液体。疑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直接喊我的名字,你要称呼我作哥哥,或者老大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路德金黑着眼线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瓷娃娃一般的艾娜没有说话,她举起杯昂首便一饮而尽,干脆又利落,显然她不是第一次喝了,因为当她喝完这一杯后,路德金又接着倒下了第二杯,艾娜呼了一口气,又将要喝下去。

    但却被年鱼儿拦住了,他的眼神有点怪异的看着路德金。

    “艾娜,别喝那么多酒,我们的身体还没完全成熟,过量的酒精会破坏我们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艾娜一笑,她推开年鱼儿的手,把手中抓起的酒杯就往年鱼儿的嘴里灌,但是却被年鱼儿一把推开了。

    但艾娜明显是不怎么能喝的,她的脸颊已经映上了一抹红晕,可她却是晕晕乎乎的把手中的酒水含在嘴里,直接亲上了年鱼儿的嘴唇,粗暴的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的话,就喝下去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本来该是香艳,秀色可餐的,年鱼儿的心中却一惊,因为一把冰凉的刃正抵在了他的脖子动脉上。

    本该是主事者的路德金在看到这一幕,他呆了,楞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没有这种待遇。”

    等年鱼儿把辛辣的酒水饮下肚后,艾娜才一把松开了年鱼儿,然后整个人瘫睡在了年鱼儿身上。

    酒精在腹中如火焰般在燃烧,虽感受到怀中若有若无的丝滑肉质感,但年鱼儿此刻却是轻轻把艾娜放在舒适的沙发上,然后对着路德金漆黑的嘴角上重重的挥了一拳,接着才沉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路德金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这样配做兄长?”

    路德金一个手捂着嘴角,一个手抓着年鱼儿的衣领,恼火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该怎么做事不用你教!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对了!!像你这样没脑子,没礼貌的汉人,在没搞清楚现实的情况下你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给我滚一边去!!”

    路德金大吼一声,手臂上的经脉暴突,一发力就把年鱼儿猝不及防的摔在了地上。